中央政府网站 国家林业局 贵州省人大 贵州省政协 贵州省人民政府
设为首页 | 收藏此页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林业新闻 » 媒体关注

我们的家在草海

发布时间:

字体:  点击量:次   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  

草海的综合治理,究竟应该走怎样的路径?人与鸟,人与自然,又如何实现和谐共生?对人与鸟而言,这才是最简单的真实——

草海的生态问题,在于其复杂的生态关系。
  但归根究底,是人与鸟对土地和资源的争抢。
  一面,是“百鸟之都”,完整、典型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,成为黑颈鹤等228种鸟类的重要越冬地和迁徙中转站。
  一面,是国家级贫困县,草海所在的威宁县城,是全县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中心。在草海流域,生活着18万人。
  人进鸟退、鸟进人退。
  从草海的诞生到演变,一直都是绕不开的问题。
  草海,究竟是谁的家?
  而草海的综合治理,究竟应该走怎样的路径?
  人与鸟,人与自然,怎样才能实现和谐共生?
  来吧,让我们来到草海,一起去探寻问题的答案。

“我是草海生态公民,保护草海是我的责


“我是草海生态公民,保护草海是我的责任……”
“我们要约束我们的行为,让草海水更清、山更绿、鸟更欢,永远与我们同在……”
2月2日,50名首批“草海生态公民”誓言铮铮。

 ● 人与鸟,相依相伴在此间

冬天,是草海最热闹的季节。
  黑颈鹤从四川和甘肃交界的大若尔盖地区飞来,灰鹤从哈萨克斯坦飞过来,斑头雁从蒙古国飞过来,还有白肩雕、白琵鹭、松雀鹰、白尾鹞、灰背隼和雕鸮等等。
  几万只鸟儿,就像春运一样。它们携家带口,飞行成千上万公里,只为了享受一家团聚的温馨。
  这里面,最受人瞩目的家庭,当属黑颈鹤了。
  这种颈部有黑色羽毛的鹤,又被称为高原仙子。全世界15种鹤类中,只有它们终年生活在高原上,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
  黑颈鹤非常恩爱而且专一,实行一夫一妻制,只要建立了家庭关系,它们总是一起筑巢,一起孵卵,一起抚育小宝宝,最后一起迁徙。
  看到黑颈鹤这么热闹,斑头雁坐不住了,它们叫上了赤麻鸭,一起过去围观凑热闹。
  它们围在“鹤老大”周遭,若无其事地徘徊在浅滩,就像在偷听鹤群的暗语。
  除了围着黑颈鹤转,斑头雁和赤麻鸭最喜欢的就是去农民的菜地里找吃的。
  翻种过的土地可比芦苇荡好多了,没有坚硬的芦苇茎秆阻挡,可以轻松地把土里的虫子衔出来,享受一顿大餐。而且,地里的蔬菜和收割后残留的洋芋,也是鸟儿们的“心头好”。
  这不,冬日的暖阳下,一鸟一牛相对而立,仿佛两个对弈的棋者。
  这鸟儿,叫做牛背鹭,是十分聪明的鸟。它静静地看着牛吃草,静静地等待着什么。
  当牛儿悠闲地嚼着刚从地里揪出的草,牛背鹭就出击了,牛扯出来的草,根上带着的蚯蚓、蚂蚱、蟋蟀,就是它的虫虫盛宴。
  黑颈鹤也好,赤麻鸭、斑头雁、牛背鹭也罢,它们总能相安无事地在一起觅食,而且分工明确。到了午觉时间,还会分批次地在四面放哨站岗。
  在草海,还有很多奇怪的鸟,颠覆人们的想象。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,可白颈乌鸦,就是要逆天,在乌黑的身体上,偏偏就带上一条大白颈链。
  草海,是这些鸟儿们的家。在草海,有黑颈鹤、白肩雕等7种国家Ⅰ级保护鸟类,有灰鹤、白琵鹭、黑脸琵鹭、雀鹰等28种Ⅱ级保护鸟类。
  它们构成了草海候鸟的优势种群,每年都有10万余只在这里觅食、越冬,渡过最难熬的冬季。
  可草海,也是人类的家。人们世世代代,逐水草而居,在湿地的周边,耕种、打渔、劳作,和鸟儿们一起,繁衍生息。

 ● 人与鸟,争争抢抢有烦恼

人和鸟,共同生活在一片土地。
  人进鸟退、鸟进人退,成了草海绕不开的发展难题。最为严重的争端,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——
  1958年,为了得到更多的耕地,开始了排水造田,草海的面积从45平方公里减少到了31平方公里。
  更可怕的是,来这里越冬的鸟类甚至成了人们补充营养的食物来源,大量的鸟类成堆成堆地放在街边叫卖。
  1972年,随着人口密度越来越大,粮食产量越来越低,草海再次进行大规模围湖造田,水域面积仅存5平方公里,运行了若干世纪的高原湖泊生态系统土崩瓦解。
  人进鸟退,引发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现象——
  不仅鸟类大大减少,年产量15万公斤的鱼没有了,许多物种灭绝了,而且春旱加剧,古老水井干涸,冰雹增多、霜冻严重,虫害、鼠害猖獗。
  鸟儿失去了栖息地,人也遭到了大自然的惩罚,周边地区气候发生了恶劣变化,人们醒悟了过来。
  1980年,省政府决定恢复草海水域,并于1985年成立了草海自然保护区,启动退耕还湿政策,禁止了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的一切生产活动。
  草海的生态环境得到逐渐恢复,鸟类开始重返家园。
  人退鸟进,又带来了新的问题。
  首先受到冲击的,是当地农民。
  围湖造田,又退耕还湖,造成农民大面积的承包耕地被水体淹没,仅仅在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就有25平方公里。
  越来越多的鸟类到来,对越冬期食物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多,十余万只候鸟不仅取食于湿地天然物种,还常常跑到周边农耕地上啄食蔬菜和农作物,造成农作物减产。
  此外,农民的生产生活亦受到许多限制,既不能靠传统渔业为生,也不能开设农家乐搞旅游开发,甚至要退村还湖、拆迁房屋、搬离家园。
  尽管如此,草海的生态环境仍然不容乐观。
  因为对草海来说,与鸟争地的,不再是农民。最严重的生态问题,是城镇化发展带来的。
  紧邻威宁县城的草海,面临着城镇生活污水、生活垃圾的威胁。
  游船码头通过栈桥已经延伸接近保护区的核心区,旅游活动区域也是野生动物的活动区域,游客基本处于无序状态,这样的旅游开发也造成了草海的生态压力。
  城区与保护区零距离甚至是负距离接触,这是中国所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少见的。
  草海不易,不仅要承载生态的需求,为鸟儿们提供一方安全的栖息地,同时也要承担起周边人们的经济发展需要。这很难,也没有任何的借鉴和参考。
  近些年来,省、市、县通过治污净湖、造林涵湖、退城还湖、实时监测等系列有力举措,使得草海湿地综合治理初具成效。但要真正实现湖清、水美、鸟欢、人笑,还需要更多的努力。

 ● 人与鸟,和和美美不是梦

人和鸟,共同生活在一片土地。
  人类在发展,鸟儿在进化,大自然本身,也在努力地寻找平衡点。
  时间久了,就生出了许多的默契。
  鸟儿,谦让着人类,也依靠着人类。
  随着农民的耕地不断扩大,它们也在逐渐改变自己的食谱,不断尝试利用人类社会的发展成果。
  水域里长了很多芦苇,那高高的茎秆就像一根根旗杆,密密麻麻地挺立在地里。
  黑颈鹤等大型水鸟钻不进去,小型水鸟就算钻进去了,却没有可供取食的东西,因为坚韧的芦苇鞭占满了地面,容不下其他植物的生存。
  可是,农民的耕地不一样。翻种的土地,泥土更加蓬松,给了蝼蛄、蜻蜓、螺丝、蚯蚓等虫子足够的生长空间。
  而残留在地里的蔬菜和洋芋,也是饱腹的食物。
  而随着人们保护意识和保护手段的不断增强,鸟儿在这里生活,也更有安全感。
  草海保护区的巡湖员,是被鸟儿们视为朋友的。
  为了让远道而来的鸟儿们吃好、住好,安全越冬,不管天气如何变化、寒雾多重,巡湖员们总是一如既往地,在黑颈鹤“起床”之前提前到达夜栖地,观察着鸟儿们的一举一动。
  当黑颈鹤起飞的时候,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将当天黑颈鹤的数量数清楚,记录下来,并且仔细观察黑颈鹤的越冬情况,看看与前一天有什么变化。
  夜晚,他们要不时起来查看一下夜栖地是否受到人为干扰,听听鸟儿们的叫声是否安详。
  当恶劣天气到来时,草海周边也会冰冻,增加了鸟儿们觅食的难度,他们会增加一项工作任务——给鸟儿们投食。
  他们要把新鲜的土豆、玉米等用背篼背到较为空旷、干燥的地方,一把把地撒在地上让候鸟来啄食。
  如果遇到水面结冰,鸟儿们饮水都成了困难,他们还会将冰面凿开一片,让候鸟更容易获得水和食物。
  每天,他们都要巡查入湖污染源、打捞空心莲子草和湖面漂浮植物、清理入湖垃圾、清除外来疯长的高秆植物,以防坚硬的茎秆刺伤鸟儿。
  一旦发现鸟类受伤或生病,他们会及时给它们做简单的救治,并请来医生救治。
  据了解,多年以来,经他们救治后回到大自然的大鸟有100多只。
  数字虽然不大,却关系到100多个鸟类家庭。因为这些鸟儿都是固定的配偶,失去了配偶的鸟儿,伤心忧郁,常常守着配偶的尸体久久哀鸣,不愿离去。
  巡湖员的精心呵护、无微不至,鸟儿都看在眼里。
  众所周知,黑颈鹤是十分精明的鸟,一旦有人靠近,远在10多米外的它们就会飞走,可是这些鸟儿却不怕巡湖员。
  “我们拿起一米多长的锄头做农活,它们也不怕,还在我们翻过的地里面找吃的。感觉它把我们当成兄弟、朋友。”巡湖员朱锡勇说。
  朱锡勇这样的巡湖员,草海有40多名,但是仅靠他们的力量,是无法完成草海的深度保护的,必须加强全民保护的意识。
  为此,草海启动了生态公民培育工程,并在2月2日第22个“世界湿地日”当天,为50名首批“草海生态公民”颁发荣誉证书。
  这些“草海生态公民”将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示范,带动更多公民参与草海湿地和野生动植物的保护,做到全民共享生态环境、全民参与共治生态环境。
  通过多年的努力,草海里人与鸟之间的关系也渐渐缓和,趋于和谐。
  “上世纪80年代,草海管理委员会建立以前,农村摆酒的第一道菜是野鸭。”
  “冬天一到,湖面冻上了,鸟没有东西吃,就把周边居民过年的蔬菜粮食全部偷吃了,人们看到就打。”
  “现在,从小孩子到大人,都知道鸟是我们的朋友,也不打了,也不吃了,发现家门口有走失的鸟,还会保护起来……”
  人和鸟,可以拥有共同的美好的家。
  朱锡勇的话,就是见证。

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

友情链接:

相关媒体

网站地图 | 网站帮助 | 隐私声明 | 版权保护 | 联系我们 | RSS订阅 | 信息报送

主办:贵州省林业厅 承办:贵州省林业信息中心 厅办公室联系电话:0851-86570806

Copyright@2013 版权所有 ICP备05007111号 公安机关备52010302000118号

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延安中路91号 邮编:550001

技术支持: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 访问量:

(建议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)